6.0

2022-09-01发布:

国产熟女人偷年少时的我们羞涩又大胆

精彩内容: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媳婦是老爸的老娘是我的        春節性事        性福的阿康       我和當空姐的表姊亂倫        兒子的遺傳
校園情慾        漂亮爆乳學姐        熟女體貼會疼人        沒有黃書的書店老闆娘        重拾慾望與高潮        


  吳韬家裏所在的小區是一片老小區,從外面看上去就已經很陳舊破爛了,這是吳韬的外公和外婆留給他最後的禮物。

  吳韬打開了大門,只有五十多個平米大的房子內,第一個吸引人的物體是鋪在整個地面上的黑白色的塑料泡沫墊。按吳韬的說法,因爲沒有錢買那種地板磚或者地板條來裝修,所以只能選擇這種泡沫墊來鋪地面,這也是方便清潔打掃。

  平時只用拿吸塵器過一道就乾淨了,需要清潔的話也只用把那一塊取出來清洗就可以了,再不行,再拿一塊來換上就行了。

  老舊的空牆壁上貼著各種各樣的照片,有景物的,也有人物的。景物裏有各種各樣的場景和物體,人物的也都是拍攝別人的,不是吳韬自己和家人的照片。

  不知道吳韬家裏爲什幺會貼著這幺多的照片,雖然從之前就很好奇了,但我也從來沒問過。

  在門關,吳韬換上了一雙拖鞋,由于平時沒有人回來家裏。所以吳韬也沒有備用的拖鞋,但他找出了一雙新的室內鞋來給我。一開始,我還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穿。我的鞋子和裏面的襪子也已經全部都濕透了,據吳韬說,這是剛買的,上面的標籤也確實沒有撕掉。雖然不是嫌棄吳韬是否穿過,只是不喜歡穿別的男生的鞋子,而且這種室內鞋是布鞋,腳上濕哒哒的穿上去,也會很不舒服的。

  雖然知道赤著腳進別人家裏很不禮貌,但我還是開口拒絕了吳韬的提議:

  「我還是不穿了,直接走進去吧,不然濕著腳穿很不舒服的。」吳韬低頭看了看我的腳,心急口快的回答:「這有什幺,直接把濕襪子脫了,把腳擦乾不就好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似乎感覺他特別想要我穿上這雙室內鞋。

  爲此,他還特意跑去找來了一塊毛巾,就這幺蹲在我的面前,也不顧我的驚訝和反對,一點也不嫌棄的親手把我的鞋子脫掉,再扯掉濕透了的下白襪子。我想要把腳從他的手裏抽出來,但是他卻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腳踝。

  「別動,我幫你擦一擦,這樣舒服一些。」吳韬認真的說道,他用另一只手拿著毛巾包裹住了我的小腳丫,開始慢慢的擦拭起來。我唯恐自己太用力傷到他,再加上考慮到吳韬是爲了幫我,我也就沒有再繼續掙紮,只是內心裏面蕩起了些許的漣漪。

  吳韬握著我的小腳用毛巾,仔細的擦著我白嫩晶瑩的秀氣小腳,如同在擦拭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一樣小心翼翼的,似乎生怕稍微用力一些就會把它碰壞一樣。

  我並沒有想過自己親自去動手擦這個問題,反而覺得現在這樣被人照顧的感覺非常的不錯。

  吳韬把我的小腳丫擦了一遍後,才非常不捨的捧著我的小腳放進了室內鞋裏。

  還真別說,雖然非常的害羞,但我卻也感覺到了一些異樣的愉悅和快感。看著吳韬專注的樣子,一個念頭在我的腦海中産生,「這家夥難道是足控?」我並沒有阻止吳韬的行爲,而是默認他繼續下去,被他這樣對待,讓我感覺自己面對吳韬産生了一種別樣的優越感和滿足感。

  連著兩只腳都被吳韬擦了一遍,然後放入到室內鞋裏。他的鞋子比我的腳要大一點,並不合腳,所以我只能拖著走。當吳韬站起來的時候,我看見他的一臉的滿足感,甚至還不小心看見了他褲裆那裏高高頂起的小帳篷。毫無疑問了,這家夥就是一個變態足控,不過,此刻我卻並不討厭他,也不嫌棄他,反而生出一種想要玩弄他的想法。

  「阿嚏!」我突然重重的打了一個噴嚏,這才想起來自己的身上還穿著一身同樣濕透了的衣服。被吳韬耽擱了一會,不會真的受涼了吧。

  「呀,不好意思。我都忘記了,我馬上去燒水。」吳韬一邊說著一邊跑進了衛生間,很快,衛生間裏響起了水箱放水的聲音。雖然今天早上出了大太陽,但吳韬家裏的太陽能很老,需要差不多曬一天才能用太陽能的水洗澡,而今天這樣的天氣,很顯然太陽能裏是不會有熱水的。

  吳韬再次回到我的面前,非常大膽的拉著我的手往他的房間裏走去,一邊走一邊解釋著:「莫梓依同學,我們先去給你找件衣服,我家的燒水器比較老,所以放水燒水的時間要長一些,先給你擦一下,換件衣服,不然這幺下去你會生病的。」他現在並沒有什幺佔便宜的念頭,純粹是爲了防止我繼續穿著濕透的衣服而受涼感冒,我也就任由他拉著進了臥室。

  吳韬把我帶到他的臥室裏的衣櫃前,打開衣櫃讓我自己找衣服,就出去了,走的時候還很貼心的拉上了門。由于吳韬是一個人住的原因,他的衣櫃裏都是他自己的衣服,而他的個子和我差不多,身材也偏瘦,所以沒有太大的衣服。好不容易找出來一件稍微大一點的比了比,最多也才剛剛達到屁股。

  我就連小孩以外的男孩子的鞋子也不想穿,更別說穿他的衣服褲子了。但全身都濕透了我又沒有別的選擇,總不能真的穿著濕衣服下去,然後等著生病吧。

  要知道姐姐和小航可是都出國去了,可沒有人來照顧我。爲了減少麻煩,避免生病,我還是先委屈一下自己好了。我從衣櫃裏找出了一套吳韬的校服,開始換衣服。

  準備脫衣的時候,我才發現,不止是外面的衣服,就連裏面的內衣也全濕透了。我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要在陌生的男孩子家裏脫衣服,果然還是感覺太奇怪了。雖然我並不認爲吳韬會在自己的臥室裏放什幺攝像頭什幺的,但我還是有種怪怪的感覺。看了看臥室的門,門是那種很老舊的漆成綠色的大木門,門上沒有鎖,僅用一塊包裹著的毛巾夾著門框就能把門給卡住,說實話還是有些令人不放心,但條件如此,也只能這樣了。

  我咬了咬牙齒,飛快的脫掉了校服的衣服和褲子,只穿著內衣站在衣櫃前,突然有些發愁。上衣和褲子可以換,但內衣和內褲怎幺辦,沒有內褲的話,穿吳韬的褲子會不會不衛生。我並不是嫌棄吳韬的褲子,而是正常的爲了衛生考慮。

  要知道自己的下體直接和褲子的布料接觸的話,那可不是什幺衛生而且舒服的行爲。

  「阿嚏!」我又打了一個噴嚏,把我從糾結中解放了出來,現在都什幺時候了,還糾結這些做什幺,這幺冷的天,趕快先擦下身體,換上衣服再說吧。我解開了小罩罩後的扣子,脫下來和濕衣服一起放到一邊的椅子上。再彎腰脫下自己的內褲,剛剛準備把內褲從一只腳上抽出來的時候,臥室的門突然打開了。

  「莫梓依同學,我找到了一條新……毛……巾……」吳韬站在門口,拿著一條毛巾,歡喜的笑容僵在了臉上,呆呆的看著臥室裏已經躶體的我。

  我單腳站立著,彎著腰手中拿著自己的內褲正準備從一只腳上脫下,可以說,自己身體都全部展露在了吳韬面前,我的動作也僵硬的停頓了,一種似曾相識的羞恥感和羞憤從心底油然而生。

  「呀啊!!」害羞,委屈,羞恥,我的臉上慢慢的由白變紅,自己的躶體再次被吳韬給看到,我都快要哭了。我發出一聲驚叫,想要擡手遮住自己的身體,但忘記了手上的內褲,慌亂之中,一陣拉扯之下,我瞬間失去了平衡,搖搖緩緩的就要向旁邊椅子和桌子的方向摔倒。

  「小心!」吳韬的反應非常的快,他飛快的沖了過來,抱住了我。雖然由于慣性,還是和我一起摔倒在地,但只是沒有撞什幺導致受傷。

  吳韬在下面,我壓在他的身上,他的雙手緊緊環抱著我的身體。他的眼鏡掉落到了一邊,我的臉和他的臉湊在一起,相距只有幾釐米。一股股男生粗重的呼氣打在我的臉上,我們兩個四目相對。

  因爲摔倒讓我嚇了一跳,再加上被吳韬給抱在懷裏,所以此時呆呆的看著吳韬,而吳韬則因爲我們的姿勢而愣愣的看著我,一時間,我們兩人之間彷彿就這幺僵住了。

  「莫梓依同學,你,你沒事吧?」吳韬先回過神來,關心的問道。

  「沒……沒事……」我也回過了神,腦袋裏有些亂,我撐著吳韬的胸口想要坐起來。我才剛剛起身,我就感到一股灼熱的視線落在了我的胸口。我低下頭一看,吳韬正直愣愣的盯著我的胸口看。而我的胸前,兩只白嫩的小白兔上,兩顆粉嫩的蓓蕾毫無遮掩的落入了大色狼的眼中。小腹下面的兩腿之間,一根堅硬的東西緩緩的漲了起來,頂在了我的私密處。

  我慢慢的反應了過來,臉上越來越燙,越來越紅,「變……變……變態!!!!」我尖叫著,一邊想要用手遮住自己的胸部,一邊想要站起來。但腳踝上還挂著的內褲拉扯著我的腳無法分開,失去了平衡的我再一次的撲倒下來。臉砸到了吳韬的臉上,嘴唇直接落在了他的嘴上。

  這一下,我和吳韬都睜大著眼睛看著對方,完全忘記了反應。這是我第一次和小航以外的男孩子接吻,雖然是個意外,但也確實發生了。但奇怪的是,我似乎並不反感,還有些愉悅和興奮。吳韬的呼吸打在我的臉上,熱熱的,有些撩人。

  他的堅挺頂在我的兩腿間,即便隔著褲子也能感受到它的堅硬。

  我已經好多天沒有過做愛了,自從姐姐和小航走後,已經快一個星期了。雖然自己有自慰過,但卻根本無法滿足自己的慾望。此時和一個男生這幺親密的接觸,讓我體內的慾望一陣翻騰。我似乎已經管不了什幺,只想要宣洩一下體內的浴火。

  和我嘴唇相親,吳韬卻沒有什幺反應,只是笨拙的在貼著。我下意識的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吳韬的嘴唇,這讓吳韬非常的吃驚,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砰……」我突然反應過來,用力的推了一把吳韬,拉開了和他的距離。我雙手捂著自己的嘴巴,想要爬起來,但腳踝上的內褲再次拉扯著我的雙腳,又一次失去了重心的再一次向前撲倒。慌亂之中我想用手抓住旁邊的東西,但卻只是拉扯下搭在椅子上的衣褲,然後就再一次的撲在了吳韬身上,小嘴巴分毫不差的又一次覆蓋在了吳韬的嘴上,而被我拉扯下的衣褲則落到了我的背上。

  連續不斷的意外和羞恥讓都快哭了,好不容易從吳韬的身上爬起來,我第一時間扯掉了腳上的內褲,也不管自己全裸的身體被吳韬看的清清楚楚。我用手捂著臉,感受著臉頰的滾燙,慢慢的抽泣起來。背上的濕衣服滑落在地上,只有少部分搭在我的腰上,除此之外我的身上根本一點遮擋物都沒有。

  「對……對不起!」吳韬看見我哭了,連忙爬起來想要安慰我。

  吳韬不說話還好,一說話讓我羞憤交加的心更加難受了,我發洩似的叫了起來:「說對不起就行了嗎!!竟然不敲門就闖進來,還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一聲對不起就行了嗎?」我眼中噙著淚花,撅著小嘴,又羞恥,又氣憤,還非常委屈的哭罵道。一想到自己被吳韬給佔了便宜,我就更加的羞恥和委屈了。

  「對不起,對不起。」吳韬不知道要說什幺,只能一個勁的給我道歉。

  「阿嚏!阿嚏!」搭著濕漉漉的衣服,我一邊哭,一邊連續打了兩個噴嚏。

  「呀!得快點把濕衣服拿掉,趕緊擦擦身子,不然會感冒的。」吳韬看到我打噴嚏,連忙扯掉我腰間搭著的濕衣服,又給我把之前掉落在一邊的新毛巾撿起來遞給我。

  「啪」我拍開了吳韬的手,羞憤的說:「我不要,讓我病死算了。」吳韬手中拿的毛巾沒有抓牢,落在了地上。

  「你說什幺話呢,怎幺可能這幺說。」吳韬皺起了眉頭,似乎對我的說法非常的不滿。他再一次撿起毛巾遞給我。

  「我爲什幺不能這幺說,你這個變態,色狼,蛆蟲,色情狂。」我指著吳韬的鼻子罵道。

  「……不就是親了一下嘛,而且又不是我要親的。」吳韬小聲的嘟喃道,看上去還有點小委屈,他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他好像想到了什幺,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在回味什幺一樣。

  「你……你……你……你……」我指著吳韬,全身因氣憤不停的顫抖,剛想罵他一頓,突然鼻子一癢,「阿嚏!阿嚏!」又一次連打了兩個噴嚏。

  「你看吧,在這樣下去,你一定會感冒的。」吳韬一邊說著一邊要把毛巾放在我身上。

  「我才不要你管,你這個變態色魔!」我再一次的拒絕了吳韬的好意。

  吳韬也被我的拒絕給惹火了,他威脅道:「你再這樣,我就要親你了!」「你敢?」我並不認爲吳韬敢那幺做。

  可在我話音剛落的時候,吳韬就撲了過來,抱住我把我撲倒在地,用嘴巴親了上來覆蓋住我的嘴唇。他……他……他竟然真的敢…我呆愣了一下,隨即猛烈的反抗起來,由于被嘟著嘴,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但我在吳韬的身下對著著吳韬拳打腳踢,以此來表明我的態度。但吳韬用手分別抓住了我的手腕,用腿勾住我的腿壓住,完全憑力氣禁锢住了我的行動。

  我一個女孩子根本就沒辦法和他一個男生比力氣,更何況我要比普通的女孩子的還要體弱一點。

  就算是手腳被禁锢住了,我也還是想要反抗一下,想要在脫離後好好教訓吳韬一頓,讓他知道膽敢親吻我的後果。見我還不打算放棄抵抗,吳韬不知道怎幺想的,直接伸出了舌頭鑽進了我的嘴巴裏。

  「轟」我被吳韬的這一行爲給刺激到了,腦袋一下沒了反應,大大的睜著眼睛看著他,只有身體還在輕微的掙紮著。吳韬的親吻非常的笨拙,他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裏,一點一點碰觸著我的粉舌和貝齒,彷彿一位進入神秘洞穴的探險者在小心翼翼的摸索著。他舔舐著我的嘴唇,輕柔的彷彿在品嚐什幺美味。

  原本那次被吳韬看光了身體後,我的心底就對吳韬有了一點異樣的感覺。再加上這一個星期過來,每當我晚上自己手淫自慰的時候,吳韬都會闖進我的幻想中,潛移默化之下,竟然讓我對吳韬的行爲不是太抗拒。這火熱的親吻把我體內的慾火一下子被點燃了,身體燥熱了起來,眼中慢慢的蒙上了一層朦胧的情慾,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一點點的放棄了掙紮和抵抗。

  吳韬感受到我的掙紮停止了,他擡起頭來,收回舌頭分開唇,舌尖從我的嘴裏拉出一條淫靡的絲線。他低頭看著我,赤裸的可愛美少女帶著嬌羞紅暈的臉蛋出現在他的面前,濕漉的長發散在身後,白皙粉嫩的身體完全的暴露在空氣中,可愛的小白兔上,兩顆粉嫩的蓓蕾點綴在上面。少女輕微的嬌喘著,半睜的雙眼略帶失神的看著他,微張的嘴唇隨著呼吸微微的閉合,分開,似乎在期待著什幺。
081246y2tsishy8vwhk8wh.jpg
  吳韬情不自禁的俯下身體,再一次親吻上來。濕漉微冷的衣服貼著我燥熱的身體,卻降不下我身體熾熱的溫度。他溫柔的輕啄我的嘴唇,輕柔的舔舐,小心翼翼的吮吸唇瓣。他的呼吸也變得沈重起來,雖然只是第二次真正意義上的接吻,但似乎有了剛剛的經驗後,他熟練了許多。

  他的舌頭輕易的滑入我的嘴裏,用舌尖輕輕的點觸到我的粉舌。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終于激起了我的反應,讓我的粉舌主動的捲起和他的舌頭碰觸,舔舐,糾纏在一起。他一點一點的把舌頭收回去,勾引著我追著它,逐漸的,逐漸的引入到他的地盤,然後再狠狠的開始吮吸。

  我們兩人彼此交換著對方的津液,少量的津液順著嘴角淌下,更增添了我一些淫靡。他的手握著我的手,十指相扣。他牽引著我的手放到的身上,然後鬆開我的手指,讓我不由自主的抓住他的衣服,然後他則突然抱著我翻了一個身,變成了我在上,他在下的姿勢。由于被嚇了一跳,使得我緊緊摟住了他的脖子。這就使得我們怎幺看,都像是我在主動配合他,和他熱吻一樣。

  他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他撫摸著我濕漉的長發,然後又伸入黑色長發下面,感受著嬌嫩的肌膚的彈性,撫摸著光滑柔膩的背脊。他的手指滑過我的後背,輕柔的點在我的尾椎骨上,再往下的話就是我挺翹的小臀部了。

  他的魔爪在我的臀縫裏輕輕劃了一下,惹得我「哼嗯」的發出一聲輕哼後,把手放在我的翹臀上。輕輕的揉了揉,感受著臀部的柔軟,又輕輕拍了拍,感受著臀部的彈性。我擡起一只手反手拍了拍兩只作惡的爪子,讓它們收斂一些。吳韬的兩只魔爪又才停止了作惡,一只手摟住我纖細的腰肢,一只手扶著我的後腦,繼續和我熱情的親吻。

  許久,直到我們兩人都感到呼吸困難的時候,我才擡起頭來分開唇,把帶著一條混著兩人津液銀絲的粉舌收回嘴裏。擡著頭,呆呆的看著吳韬。

  還好吳韬沒有忘記一開始的任務,他帶著滿足的喜悅小聲哄道:「擦一下身體,好幺?」聞言,我輕輕的點了點頭,「嗯」。

  「呀啊!!!我……我……我剛剛做什幺了!!!」我坐在床上,心裏羞憤的叫著,低著頭背對著吳韬,根本不敢去看他,小臉蛋上燒得通紅。總算回覆理智的我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我的雙手一只遮著自己的胸部,一只遮著自己的下面,即便是背對著吳韬,知道他看不到,但我也覺得只有這樣遮住才能安全一點。

  吳韬在我的身後溫柔的用毛巾擦拭我的身體,我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熱氣噴在我的肌膚上,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背後灼熱的幾乎似要融化我一般。

  「好了莫梓依同學,先裹著毛巾被等會吧,水一會就燒開了。」吳韬並沒有把我的身體全部擦乾,主要擦了一下頭髮和後背就結束了。剛剛接吻的時候,吳韬異常的大膽,但過後的這會,卻又害羞又膽小,聲音小的幾乎都聽不見了,就連給我擦身體的手都有些顫抖,更別說對我做什幺了。

  「啊…恩…」我巴不得吳韬趕緊結束,我自己感到自己都羞得快要爆炸了,連忙扯過一邊床上疊好的毛巾被,顧不上衛生,直接裹到了身上。房間裏的氛圍非常的尴尬,我們兩人都不知道該怎幺面對對方。

  「阿嚏!阿嚏!阿嚏……」一連串的噴嚏打破了房間內的尴尬氣氛。這一次,並不是我了,剛剛幫我擦乾身體的吳韬連打了幾個噴嚏,畢竟他之前在路上也淋濕了半邊身體。「我……我去看看水溫。」忍受不了尴尬的吳韬一邊說著,一邊落荒而逃,跳下床跑出了臥室。

  「笨蛋……」我輕笑著小聲說道,緊了緊身上的毛巾被,倒在吳韬的床上,臉上的滾燙一點都沒有下降,用力的在床上聞了一下,「男孩子的味道……」吳韬所謂的熱水器並不是近幾年市面上常見的熱水器,而是老舊的一個鐵皮箱子,在裏面裝了一根導熱管,從水管裏把水注入後通電上電,導熱管就能工作了。不過具體的水溫到了多少度,並不能很直觀的看到,只能通過放出來的水進行感受,涼了就繼續加熱,燙了就往裏面注冷水,直到水溫合適爲止,並不能很自由的調節控制水溫。

  燒了二十分鍾,吳韬就叫我去洗澡了。這二十分鍾裏,吳韬一直在外面,而我一直在吳韬的床上玩手機,但說是玩手機,其實心煩意亂的我連自己做了些什幺都不知道。只是無意識的翻來覆去的點著手機上的軟件,腦海裏全是剛剛和吳韬發生的事。聽到吳韬叫我去洗澡,我才裹著毛巾被走出了房間,來到了浴室。

  「水燒好了,我把電斷開了,我燒了很多水,應該夠洗了,如果燙了的話,直接打開這裏加冷水進去……」吳韬向我講解怎幺使用這種老式的熱水器,因爲剛剛的事情,吳韬根本不敢正視我,而是把臉扭朝一邊。

  「……」我沒有說話,就盯著吳韬,也沒有聽他說了些什幺,心裏還在爲剛才發生的事情感到很矛盾。

  「怎……怎幺了……」似乎被我盯著受不了了,吳韬尴尬的轉過頭來看著我,但即便是看著我也不敢正對著我的眼睛。

  「沒什幺……」我彷彿被吳韬戳破了心事一樣,急忙害羞的搖搖頭。

  「莫梓依同學,等你……等你進去後再把毛巾被遞出來,我在外面等你。你……你放心,我不會偷看的。」吳韬沒有什幺底氣地說完,又很尴尬的把頭扭到了一邊。

  那天晚上,我洗完澡以後,我們分開睡在了床上和沙發上,雖然慾火燃燒的我幾乎一夜都沒有睡著。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和南方女人玩3P        愛打麻將的騷婦       性目的聚會        帶給我性快樂的女人       與前女友的再次溫柔
騷婦洗頭紀        與美麗的媽媽偷情        淺抽深插嶽母的肥穴        情母周豔茹和兒子的性戰
風騷的銀行女友        
国产熟女人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