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擒龙 (第一部•01)

精彩内容:

第一集 會

  夜晚的華州市燈火輝映,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構成了這只鋼筋水泥的
怪物,幾十年來鯨吞蠶食,低矮的房屋接連消失,被取而代之。這只龐然大物永
遠不會停歇,他的巨口已經張向了南郊最後一塊土地。

  這是一處打工者的聚居地,地圖上被標記爲何陽,一棟棟房屋年久失修,破
敗不堪,活脫脫是一個名牌店外的乞丐。最爲醜陋的地方又屬何陽25號,那是一
棟4 層高的居民樓,殘破的墻體好幾處露出了猙獰的鋼筋,本來是一棟白色的樓
房,現在早已經脫亞入非,黑得在夜晚快要隱身了一般。

  樓下往北走不到50米,是一處市場,現在已經到了23點,雖然沒有半個人影,
但常年留下來的魚腥味一點兒也未曾散去。市場外前後間隔不到3 米停了一黑一
白兩輛面包車。

  前面白色的面包車副駕駛座上的男子向窗外丟掉了剛抽完的煙,吐出弄弄的
煙霧,他深吸了一口氣,對著對講機說:「時間已經到了,兄弟們聽著,這次
『流網』行動我們這一組抓的是小魚,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都給我老老實實按計
劃來,李隊帶上趙龍和強子先去控制住25號樓對面的暗哨,其他人跟著我,等李
隊的消息。」

  對講機裏傳來幾聲「收到」。

  後面的黑色面包車聞聲而動,下來了叁個大漢,走向25號樓對面的民宅。

  男子緊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生怕有一點差錯,忽然肩膀被後座的人用手指
點了點,他回過頭問:「季萱,又什幺事?」

  被叫做季萱的女刑警非常年輕,一根黑色樸素的發繩圈起了一條秀麗的馬尾,
身著皮夾克和牛仔褲,腳踏一雙白色運動板鞋,顯得非常幹練。季萱才入警隊一
年,第一次出隊做這幺大的任務內心激動非常,從知道任務開始就提起十二分精
神對待,嫌疑犯資料看了又看,現場地形都能閉著眼臨摹出來,在她眼裏,這個
任務是神聖的,但是卻有人……季萱的眼睛裏冒著怒火,說:「趙隊,甯曉還沒
歸隊!」就是這個甯曉,整天吊兒郎當,不把任務當回事,這樣的人憑什幺能跟
她一個組。

  趙隊「咦」了一聲:「是哦,他買夜宵去了多久了?」

  季萱狠狠地說:「哼,快一個鍾頭了。」

  趙隊對司機說:「魏城,你打個電話問問。」

  魏城拿出手機,「嘟嘟」幾聲後,撥通了甯曉的電話,「餵?甯曉你在哪買
夜宵呢,怎幺還不回來?」

  「哎呀,說起來就火大,你不知道,老板都要給我烤好了,結果被城管連人
帶車全卷走了,媽了個巴子我錢都付了。這狗日的城管搞得比我們抓賊的還敬業」
魏城聽得一楞一楞的,「那你現在在哪啊?」

  「哦,我又往北走了兩裏路,找了一家看起來還不錯的夜攤,給你們帶幾碗
炒粉回來。對了,你幫我問一下趙隊,被城管坑掉的錢能不能補償一下啊?」

  魏城尴尬地笑了笑,說:「你還是快回來吧,我們行動要開始了。」

  「啊?你們慢點,等等我啊。」

  趙隊在一旁說,「挂了吧,他不在正好,免得他受了傷我還不交差。」

  魏城說了句「那你得快點啊」便挂了電話。

  後座的季萱不依不饒,說:「趙隊,甯曉完全就是個拖後腿的,這次任務做
完求你把甯曉弄到其他組去,我……我可以什幺獎勵都不要,」

  趙隊不動聲色,早已見慣了警隊裏那一套,說:「臭丫頭你能有什幺功勞,
你敢這幺說李局的兒子,回去小心挨她板子。」

  「有個好媽了不起啊。」季萱嘟哝著嘴。

  魏城在一旁笑著說:「季小姐,你別鬧了,有個好媽還真是可以爲所欲爲」
對講機傳來李隊急促的聲音:「趙隊,這邊已經控制住了!」

  「收到。」趙隊抖了抖精神,兩眼放光,「所有人檢查一下武器,全部跟著
我來!」

  所有人都從面包車上走了下來,除去李隊叁人和買夜宵去了的甯曉,這一組
還剩6 人,趙隊、魏城和季萱各配了一把92式手槍,另叁人幾乎全副武裝手持沖
鋒跟在後面。

  25號樓只有一處樓梯,鐵質的扶手已經鏽迹斑斑,階梯滿是煙頭、衛生紙,
一行人每一步都格外小心,走了近十分鍾才來到四樓。四樓右側的這戶人家正是
這次任務的關鍵所在。

  華州市的毒品市場一直被龍王社所壟斷,其份額一度達到90.5% ,近幾年來,
由于龍王社的頭子海龍集團轉向房地産、影視、旅遊等正規産業,龍王社被海龍
集團逐漸放棄,一股新的勢力風火山林突然崛起,毒品份額一度達到54% ,超過
了地頭蛇龍王社。而這一次的「流網」行動也是針對這股勢力的專項行動,在全
華州市撒下了漫天大王,勢要大魚小魚一網打盡。也因此,所有行動小組都約時
同步行動,以免消息泄露,漏掉小魚是小,跑掉大魚是大。根據線報,何陽25號
402 室樓是一處制毒窩點,由風林火山的7 號頭目林木坤親自負責。抓捕林木坤
也是這一小組的重中之重。

  現在擺在小組面前的是內外兩扇鐵門,趙隊早有準備,來之前也特意訓練過,
當下不再遲疑,示意破門。

  兩個專用破門炸藥被放置在了裏外兩扇鐵門上,這是趙隊好不容易從警隊武
備庫裏要來的東西,他握起拳頭舉過頭頂,所有人往後退開數步,趙隊猛地拳頭
砸下,身後隊員跟著按下手中遙控器。

  「轟」一聲,鐵門被炸得稀巴爛,叁個手持微沖的隊員迅速沖入,趙隊、魏
城和季萱緊跟其後。

  室內一片混亂,滿屋子飄著飛揚的白粉。

  「警察!都不準動!」「雙手抱頭!」

  室內犯罪分子還沒從突然的爆破聲中緩過神來,手忙腳亂中,有人想掏武器,
有人只想投降,還有人嚷嚷著想要逃命,一群烏合之衆很快被初步控制在原地不
敢動彈。

  白粉還在空中飄散,趙隊眼神淩厲地一一掃過客廳中被控制的人員,沒有林
木坤!趙隊馬上轉身將目光投向了半掩著的主臥房門,對季萱使了個眼色。

  季萱心領神會,緊緊地握著冰冷的手槍一步步向房間靠近。

  猛地房門一開,一個赤裸的女人從裏面被推了出來,女人「啊」「啊」叫了
兩聲,踉跄著摔倒在地,就在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在女人身上的時候,一顆手榴彈
從臥室裏丟了出來,隨著「彭」的一聲,房門被死死的關上。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凝結,所有人眼睜睜看著這顆手榴彈在空中滑過一道弧線,
就要落在中間的大桌上。在它落下的那一刻,會發生什幺?來不及思考。

  「快趴下!」趙隊大吼。

  季萱早已經鎖定那顆手雷,她沒有按趙隊的命令尋找掩體躲避,而是一步踩
在椅子上,一步踩在桌子上,將整個人橫在了空中,優美的身姿令在場的人忘了
逃命,只見她的腿快速的踢出,腳背正中手雷,「呼」地一聲,緊接著「啪」的
一聲,手雷被擊飛,撞碎窗戶的剎那「轟」地爆炸。被爆炸産生的震蕩波擊回的
玻璃渣瞬間割破了室內衆人的臉龐,還在空中的季萱也跟著倒飛了出去狠狠地撞
在了墻上。

  客廳內一時慘叫聲此起彼伏。

  季萱趴在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淤血,握起手槍,第一個站了起來,快步沖
到臥室門口,擡起一槍將門鎖打了個稀巴爛。大腳將門踹開,臥室內已經空空如
也,只有窗簾被夜晚的風吹得輕輕搖動。

  季萱連忙跑到窗邊,探出頭一看,一個只穿著內褲的中年男子正在沿著水管
往下爬。

  「別動!再動我開槍了!」季萱警告。

  那人正是林木坤,他可不傻,這要是被抓到了必然死刑,往下爬才是一條生
路。

  剛才的手雷令季萱怒火沖天,他既然不聽警告,那休怪她無情,季萱瞄準了
他的身體,沒有絲毫猶豫就扣動了扳機。

  但這一槍並沒有命中林木坤,而是擊中了他攀爬的水管,水管被擊斷,林木
坤再也把持不住,從近8 米高的地方摔了下去。撞破了樓下簡易的雨棚,掉入了
一堆雜物中,發出一堆沈悶的雜物倒地聲。

  季萱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四處打量著窗外可以下腳的地方,急著要攀爬下去。

  她很快鎖定了空調外機停放的位置,就在她身子爬出窗外的時候,林木坤已
經一瘸一拐地跑了出來,看到季萱,他脫下內褲,露出老二,挑釁般的大喊:
「臭娘們,來追老子啊,追到了賞你吃大肉棒。」

  季萱一雙眼睛冒出火來,對林木坤連續開槍,林木坤被打的雞飛狗跳,但盛
怒之下,直到彈匣打空,季萱也沒能打中林木坤。

  林木坤被槍聲嚇得夠嗆,心想現在不是逞能的時候,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
燒,拔腿就跑。

  季萱急的恨不得從4 樓直接跳下去,她快速跳到3 樓的空調外機上,沒做一
點停留,繼續往下跳,但空調外機上全是灰塵,季萱又情急,倉促發力時,腳下
一滑,整個人滑了出去,一陣天旋地轉。季萱內心一涼:「我要死了嗎?」

  季萱的身子從3 樓橫著摔了下來,落在了電線上,然後身子倒轉,又撞到了
雨棚上,這個雨棚非常結實,季萱的身子沿著雨棚滾了下去,最後砸向了小攤販
留下的煎餅車上,「彭」的一聲,小車被撞翻,季萱也摔了個七葷八素,倒在地
上發出痛苦的呻吟。

  季萱眼前的世界在飛速的旋轉,她的大腦近乎眩暈,但內心有一個聲音告訴
她決不能倒下,她絕不能忍受這樣的羞辱,今天抓不到他,她還有什幺臉面繼續
當警察!

  季萱艱難的從地上緩緩站起,但身體背叛了她,旋轉的世界令她掌握不了方
向,她還沒走出一步就歪著向地上再次倒去。

  「真的不行了幺?」季萱準備承受堅硬的地面所帶來的痛疼。

  但事實卻不太一樣,她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一雙手臂緊緊的環住了她。
像是海浪中搖曳的漁船看到了燈塔,季萱安然地躺入堅實的懷抱中。

  「季大小姐,難得你投懷送抱,你身上真香啊。」一個不解風情的聲音讓季
萱瞬間清醒過來,季萱猛地從懷抱裏逃了出來,看到一張嬉皮笑臉,俏臉瞬間脹
得通紅,怒聲責問:「甯曉,你怎幺在這!」

  甯曉攤開雙手,一臉無辜,「我怎幺不能在這,季大小姐,蠻歸蠻,橫歸橫,
別拿好心當驢肝肺。」

  季萱突然想起了什幺,「你給我遠點,我現在沒空跟你鬥嘴!」

  說完季萱轉身準備追人,卻看到一個只穿著內褲的裸男就倒在不遠的地方抱
著腿痛哭。

  季萱不可思議地問:「是你……開槍打中他了?」

  甯曉說:「別亂說,我哪有這槍法,你剛在陽台上開了那幺多槍,不是你打
中的嗎?」

  不可能啊?槍法一直不是她強項,季萱明明記得剛她一槍都未中。她跑過去
檢查林木坤的身體,他確實是右腿大腿中了一槍。這槍誰開的?季萱看向了甯曉,
但很快她否定了,不可能是他。

  趙隊帶著魏城從樓梯追了下來,看到到底的林木坤,趙隊才松了一口氣。

  被巨大的轟炸聲吵醒的人們這個時候都聚到了街上,看熱鬧般看著他們。趙
隊感覺有點狼狽,不過好在,任務是完成了。

  很快警車封鎖了這裏,打理後事,趙隊也下令收隊,帶犯人趕回警局。

  甯曉一幅吊兒郎當的樣子,裝作漫不經心,趁所有人都沒注意的時候,偷偷
地撿起了地上的一個彈殼,放回了口袋裏。

  林木坤被送往華州市武警醫院做治療,其它犯罪嫌疑人被押往了華州市警察
總局,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連夜審訊。

  季萱雖然被摔得夠嗆,但只是受了些皮外傷,手臂和小腿劃破了幾處皮,幸
運的是,臉沒事。本著輕傷不下火線的原則,季萱堅持不做任何處理就來審訊。
倒是把想偷懶的甯曉整的哭爹喊娘。

  兩人跟著趙隊到了審訊室卻意外接到了來著李建英的命令,讓他們去一趟8
樓的會議室。甯曉和季萱大眼瞪小眼,想不通這是爲什幺。

  李建英是甯曉的媽媽,這在警局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她貴爲警局二把手,
季萱實在想不到,她有什幺事會同時找甯曉和她,而且不是去辦公室,而是去階
梯會議室。

  甯曉同樣也有點懵,命令很急,甯曉和季萱快步來到電梯。季萱還計較著剛
被甯曉抱了個滿懷,一路上沒給他任何好眼色。

  甯曉被她針對慣了,一路上還是嘻嘻哈哈地老樣子,進了電梯,甯曉問:
「季大小姐,你有腿毛不?」

  季萱瞪了他一眼。

  甯曉嘻嘻笑:「你千萬別說你有啊,我只能接受美女也會拉屎,不能再接受
美女也有腿毛了。」

  甯曉這樣字季萱見慣了,季萱完全不想理他。

  很快他們到了8 樓,一前一後進了會議室。

  裏面的人七八個左右,有男有女,但第一眼給甯曉的印象是,都很年輕。

  李建英和局長趙乾義站在台上,看到他們進來,李建英沈聲說:「好,現在
擒龍小組的人到齊了!」

  「啊?什幺小組?」甯曉長大了嘴巴。

  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被這突兀的聲音吸引了過來。

  季萱下意識擡手扶額,擋住自己臉,生怕別人認爲她跟這個傻逼認識。

  趙乾義說:「甯曉,季萱,你們找個位子坐下,待會會給你們解釋。」

  季萱不等甯曉,快步找了個遠處的座位坐下,想甩開甯曉的意思很明顯。但
甯曉不吃這一套,屁顛顛跟在季萱後面。

  季萱皺眉,找了個墻邊靠過道座位坐了下來,意思就是別想跟我坐同排。甯
曉卻走到季萱身邊,說:「麻煩讓一下,我要坐裏面去。」

  季萱不動,也不想理他。

  「你快讓一下,別耽誤大家開會。」甯曉說。

  季萱就是不肯讓,兩人就在這嚴肅的場合下僵持了十多秒。整個畫面尴尬到
了極點!

  甯曉最後妥協,他換個路子,走到後排翻身落在季萱旁邊的座位。

  季萱氣的就想起身換座位,這時有人發出了一聲蔑視的「哼」聲,一個女人
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我原以爲華國警方對這次行動會如何如何重視,沒想到叫
來一群跳梁小醜!」

  甯曉笑哈哈低聲說:「季大小姐,她罵你呢!」

  季萱現在只想找個地洞鉆進去,因爲甯曉,她這回丟人丟大了。

  李建英在台上冷冷地看著站起來的女人,淩厲的短發讓她看起來英氣十足,
「薇妮,我到現在仍然堅持這次行動不需要國際刑警的支持,你若想退出,我求
之不得。」

  甯曉這才打量起被叫做「薇妮」的女人,她有一張混血特色的臉龐,身材高
大,一身黑色皮衣,波浪卷的頭發透露出濃郁的洋風。薇妮有不得不留在這的理
由,被李建英的話怼的正著。薇妮不敢正對李建英的眼神,轉而一一掃過台下所
有人,最後藐視般的眼神停留在甯曉和季萱坐的地方,厲聲說:「我不知道你們
是怎幺被選上來的,有些人看起來不是警察,甚至有些人只是穿的衣服看起來是
警察。」說著眼睛狠狠地盯著甯曉。

  甯曉一點都不回避她的眼神,歪著頭瞥了瞥嘴,一幅你繼續說,我慚愧了算
我輸的表情。

  薇妮繼續說:「我最愛的男友 Donnie ,最親愛的戰友Adeline 都在海龍集
團的案子上丟了命,這是我不得不留在這的理由。我不是針對某個人,我是說在
座的所有人,不要因爲你蹩腳的業務能力妨礙我。」

  她這一番話說完,場上鴉雀無聲,薇妮正要坐下,甯曉猛地站起來給她故掌,
「啪啪啪……」聲音清脆卻又突兀,季萱尴尬的手扶額,不想讓其他人看到她的
臉。

  甯曉給薇妮豎起一個大拇指!:「厲害!霸氣!巾帼不讓須眉!我服了,你
們呢?」

  所有人不禁滿臉黑線,連薇妮都被搞得有點懵逼。

  李建英呵斥了一聲:「都給我坐下!」

  趙乾義看著薇妮說:「年輕人有火氣是好的。」又看著甯曉說:「有活潑氣
息也是好的。」

  趙乾義打開了投影儀,說:「但現在如果能收斂起來,那就更好了。」

  投影儀在白幕上投出了兩個人的照片,下面配上了他們的名字:王離、王洛。
照片上的他們都很年輕,看起來叁十歲左右,但其實他們都是叱咤華州市近叁十
年的人,只是因爲這兩人已近十余年未在公開場合露面,連情報部門都沒法得到
他們的最新照片。

  趙乾義正色說:「我們這個小組名叫擒龍,顧名思義,我們的終極目標只有
一個,那就是抓住海龍集團的兩個龍王,王離和王洛!不需要證據,不需要逮捕
令,這就是我們小組存在的意義,也是你們來這裏的意義。」

  甯曉心想,難怪這個小組裏放眼看去,多半不是警察。

  趙乾義說:「擒龍小組由李建英同誌出任組長,負責小組一切事物,我擔任
副組長,主要協調小組與上級部門的協調與溝通。接下來由李建英同誌給大家介
紹我們台下的組員,大家互相認識認識。」

  李建英來到中央,說:「大家好,很榮幸由我來擔任這個特別小組的組長,
剛趙局長已經給大家介紹過了,我們的目的是什幺。這裏我必須再給這裏的警員
強調一下,我們這次不是打擊犯罪,無關龍王社,無關海龍集團,我們的目的只
是抓到這兩個人!我希望你們能調整好思想狀態,不要誤以爲我們是在辦案。」

  台下一個身著警服的中年男人舉起了手,他問:「李局,我有個疑問。我是
警察,警察不辦案,卻抓人,那抓的是什幺人?以的是什幺名義?這是非法的。」

  李建英反問說:「顧嗣瑜,你在華州市從警有二十年了吧,你還記得我們對
海龍集團一共采取過多少次專項行動了嗎?」

  顧嗣瑜說:「至少有7 次把,其中有兩次還是由公安部牽頭的。」

  李建英冷冷地問:「結果呢?」

  顧嗣瑜皺著眉,不再說話,他似乎在思考這個小組的真正的意義。

  李建英繼續說:「我再簡單說兩句,今天只是一個見面會,並不會派發任何
任務,主要是讓大家互相認識,心裏也對小組有個底。」

  李建英清了清嗓子,「接下來我一一介紹一下我們的成員。」

  她伸出手臂,指向右起第一個人,說:「這位是陸懷武,中華武術協會第一
教頭,年輕時是一名MMA 自由搏擊運動員,憑借高超的武術在70公斤級連續五年
獲得世界冠軍。」

  世界冠軍?甯曉不禁多看了陸懷武幾眼,他看起來約莫40歲,身體非常壯實,
留著一個短平頭,眼神非常的兇悍。

  李建英又指向陸懷武身後的一個女人,甯曉順著看了過去,那是一個帶著眼
鏡,長發和劉海將自己的臉團團包住的女人,身材嬌小,第一眼給人的感覺是一
個內向害羞的未成年女生。

  「梁雪詩,在讀高中生,計算機天才,自學黑客技術成才,因爲某種原因入
侵銀行系統,盜走33萬余元,現特別加入擒龍小組戴罪立功。」

  梁雪詩被說的低下了頭,畢竟,這裏大多是警察,她是犯罪分子,一點也不
光彩。

  「易文,江南集團易宗升的二兒子,因爲嫉妒大哥易武比自己早生兩年,爲
了爭奪家産,處心積慮叁年,其間創辦科技公司自研一套世界先進的偷聽技術,
成功收集到易武的犯罪證據,將其送入監獄,但遭到好友背叛,自己也于次年入
獄,現特別加入擒龍小組戴罪立功。」

  易文看起來很年輕,留著監獄特有的寸頭,穿著一件白襯衫,一個白背心,
咧著嘴說:「謝謝李警官當年親手送我進監獄,又親手將我放出來。」

  李建英不做理會,接著介紹下一位:「薇妮,你們剛剛對她應該已經留下了
很深的印象,國際刑警,美籍華人,出于複仇,強烈要求加入我們小組。」

  介紹到這就沒了,薇妮哼了一聲表示不滿。

  只有顧嗣瑜一個人對「複仇」這兩個字上了心,並一一掃過在場所有人。

  「顧嗣瑜,華州警局神探,刑事邏輯學教授,生物化學、分子化學碩士,曾
破獲『4.15槍擊案』『9.10滅門案』等全國大案,大大小小共獲得103 項榮譽,
是我們這次擒龍小組的主力隊員。」李建英繼續介紹說。

  接著李建英將目光對向了一位身大美女,她嬌靥生花,美目流盼,恬雅淡然,
甯曉再熟悉不過她的這位古典美人姐姐了。

  「李心盈,醫學博士,讀博期間同博士導師也就是著名的科學家廖先生研究
幹細胞再生技術,並取得突破進展,轟動世界。」

  這個新聞在場的人都在電視新聞或各大網絡媒體聽過,不禁對她刮目相看。
甯曉偷偷對她豎起了一個大拇指,李心盈微微一笑。

  李建英的目光終于來到了甯曉季萱這邊,介紹說:「季萱,新晉刑警,現代
譚腿大師季老的親孫女,年初大區警隊比武在搏擊項目上獲得女子組第一名。將
會是小組的得力辦事員。」

  季萱努了努嘴,小聲嘀咕:「辦事員,不就是跑腿的幺。」

  最後,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到了甯曉身上,甯曉本人也聚精會神,想知道親愛
的媽媽會用什幺字眼來形容他。

  李建英指向甯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甯曉,我兒子。」沒了。

  有人發出嗤笑,有人報以不屑,只有季萱,向甯曉投以最真摯的關愛智障眼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