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跨越大西洋的恋人》:在4个人的对话中,寻找何为真正的爱情?

精彩内容:

偶爾總有一些大膽的電影,想要挑戰觀衆對電影的認知,搖著觀衆的肩膀,告訴他們:

「電影不只有你看的那些,還有我這樣的。」

《跨越大西洋的戀人》用最可視化的手法,告訴我們,我們自身多麽分裂,而在這個過于寬廣的世界裏,我們又多麽渴望愛情。需要舞蹈,需要愛,去觸碰另一個人的靈魂,卻又往往失望得遍體鱗傷。

本片忠實了實踐了「愛像舞蹈,舞蹈像愛」。作爲一種無聲的語言,無論愛或是舞蹈都表達了有聲的語言所不能表達的東西,一種流動性的情感,當一個字一個字上氣不接下氣時,愛與舞蹈則讓人看見陰晴不定的生存狀態。

愛或者不愛,多麽簡單的字,卻無法保證戀人的關系永遠穩定,因爲戀人的關系往往是上一秒愛這一秒不愛,甚至有可能殺了對方。

電影的特色在于它不只說出一對男女的愛情關系,還細微地尋找、展現其狀態。透過一個女人的敘述,一對原本只用通信作爲網友交往的男女,伊甸與艾唯華,因爲艾唯華的勇氣,來到了紐約。兩人第一次見面後情投意合,分離後沒幾個月艾唯華又來找伊甸。

而作爲講述者的女人則是伊甸的另一面。或許套用榮格的理論,是他的阿尼馬,如同艾唯華也有一個男性的阿尼馬斯,甚至是個比伊甸還要高頭大馬的男人。

有趣的是四個人有時會同時出現在畫面上展開對話,周遭的人也不覺得奇怪。或許就跟本片虛實空間混合的舞蹈與愛一樣,比起男男、女女、男女、女男的愛情奇觀,更重要的是表達人的自我有多麽的脆弱且分裂,又有多麽細膩的需要特定的狀態才能滿足當下的需求。

也因此進入電影主題:在4個人的對話中,尋找何爲真正的愛情?

當我們愛一個人,或許有時只是愛上了他/她的某些狀態,深入交往後才發現對方的某些狀態我們其實是不喜歡的,這時考驗才真正來臨。電影交錯著作爲主導者人格艾唯華與伊甸的過去,也讓我們理解到他們何以成爲當下的模樣,還有他們這段關系先天性的致命之處。

伊甸的自我厭惡相對于他另一面女性的積極討喜:

艾唯華的渴愛主動相對于她另一面男性的沉穩冷靜,兩個人都像是踩在馬戲團大球上,渴望觸碰到對方,卻因爲彼此的差異而失望。

從小就是風雲人物,女友一個換一個的伊甸並不覺得自己能夠給艾唯華她想要的愛,最終卻又因爲覺得艾唯華爲了自己從巴黎來到紐約很辛苦而和她結婚。

而幼時曾被男同學霸淩的艾唯華渴望著真愛,甚至願意爲了對方而改變,比如嘗試與前男友一同過上信仰生活,但她不能忍受自己犧牲這麽多後對方沒把自己放到第一位,于是某天她離開了她的前男友,離開了對她而言象征純潔愛情的白色居室。

但她只是身體上離開,在心靈上,在夢裏,她總向往著找到另一個人再度住進這個白色居室,而她以爲伊甸就是那個人。而這也是爲什麽她跟伊甸的愛情中,她曾指責伊甸試圖用眼睛分解她這個人,以成爲某種玩具。因爲比起身體的契合,她更想要的是心靈的契合,以及這心靈契合帶來的長久關系。

誰能想到網絡時代一個從巴黎遠渡而來的法國女人,想要的卻是這樣的東西?

誰能想到,在一部充滿派對、音樂、群舞的電影,最終角色渴望的只是平靜幸福的契合而非熱切高溫的狂喜?

身體的距離可以很近,可以從法國巴黎跨越大西洋到美國紐約,但心靈的距離卻可以很遠,即便躺在一起卻同床異夢。兩人的關系從熱戀到緊張,再到疏離,雙方的心靈劇烈碰撞的結果是兩敗俱傷。

伊甸給不起艾唯華想要的長久關系,艾唯華受不了伊甸表現得忽冷忽熱,于是終于雙方若即若離,甚至分手。艾唯華卻沒有就此離開美國,而電影還離結束很久,因爲當雙方分開冷靜隔開距離思考此前的關系時,他們才得以不再用過于灼熱的溫度看待這一切,也才能正視自身一直以來的問題。

于是我們會發現,雖然整部電影充滿愛情,還有熱烈的舞蹈,但卻毫不暴露,因爲這部電影最終並非是關于快餐愛情的欲望,而是關于在網絡以及交通便利的時代,要擁有且維系一段深入雙方內心的長久關系有多麽不容易,以至于身體必須全力舞動才能趕得上心靈距離的變動。

最終就像共舞一樣,一段關系不能只有一方自顧自賣力,而必須了解對方的渴望與節奏,而最終我們也會發現:「愛人如愛已」到底是什麽意思。那不只是去盡力滿足自己的欲望,也是去盡力理解自己的其他面向。

有時愛情的結束是因爲缺乏激情,有時則是因爲缺乏友誼,而有時則是因爲我們根本不了解,甚至逃避認識自己。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快來關注勤奮的娛樂小故事